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军事 >

《梅格雷的亡者》憨豆先生与犯罪电影

发布日期:2021-11-27 06:57   来源:未知   阅读:

  憨豆先生在中国早已是家谕户晓的经典喜剧人物,而其扮演者罗温·艾金森也凭借这个经典角色跻身世界知名演员的名单。然而随着《憨豆先生》系列的落幕,罗温·艾金森也开始了转型的尝试。无论是《憨豆特工》、《真爱至上》,还是《保持缄默》,罗温·艾金森都在努力突破自我,磨练演技,拓宽戏路,直到《梅格雷》系列上映后,他的表现可谓让人眼前一亮。影片中,他饰演的梅格雷督察有板有眼,不但不会出戏,而且还很有说服力。

  《梅格雷的亡者》是《梅格雷》系列的第二部。与《憨豆特工》不同,本片完全没有搞笑成分,叙事风格干练、严谨,是一部正统、老派的犯罪电影。

  距离巴黎120公里的皮卡第镇上发生了三起农场抢劫案,引起社会轰动,亟待破案。梅格雷督察(罗温·艾金森饰演)被派往此地协助侦破案件。但梅格雷违抗了命令,固执地追查着另一件无名尸案件。随着调查深入,他发现两起案件是一伙人所为。在手下的协助下,他抽丝剥茧,寻找线索,并最终拿获了凶手。

  作为电视电影,影片的叙事风格异常简练,毫不拖沓,镜头设计也极为出色。电影从一个长镜头开始,开头甚至没有淡入。汽车旁,一个人将弹夹推进手枪,迈步向前走,镜头跟随,两个警察出现并简单汇报农场情况,继续向前,镜头紧随其后,发现门口的地上趴着一人,背上插着一把斧头。单此38秒的长镜头便成功营造出了紧张诡异的气氛,奠定了影片的基调。

  进入农场后,镜头仰拍房门,警察进入,接着镜头后拉,一个赤裸上身的女人被绑着椅子上倒在地上已经死亡。电影场景从平凡到惊奇一气呵成,让观众不由得心下一惊。镜头设计、音乐渲染再配合演员的表演,不到3分钟的序幕部分就已经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好奇心。

  电影采用双线并一线的叙事结构,未免有些老套,但在叙事手法的使用上却有着准确地拿捏。没有腻味地煽情,更多的是纯粹地推理。电影前半段,观众对真相一无所知,只能跟着梅格雷一点点调查,编剧可谓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影片也没有打斗场景,幕后真凶更是被警探一铁锹楔在脸上直接KO。

  没有煽情和打斗,只有悬疑和紧张,冷静的叙事让观众能好好享受案件的推理侦破过程,这才是主流侦探电影该有的调调。

  电影的老派还表现在对细节的执着上。影片非常努力地维持着案件推理用到的逻辑细节。

  如开头农场特写镜头中的蜡烛和翻板,咖啡馆老板娘曾与梅格雷有一面之缘等。这些细节的设定看似无足轻重,实际上会影响整个故事可信度和说服力。

  既然是侦探片,案情推理无疑是电影表现的重要部分,在这一点上电影也的确做得不错。

  不过,“案情”说到底还是“人情”,电影除了对案件侦破的快餐式享受外,还对社会价值观进行了思考: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口袋紧巴巴的市井百姓和穿金戴银的亡命狂徒,究竟谁更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

  凶手皮草男虽然外表光线,但性格残暴,尽管常常出入高档场所,却无法改变他人渣的本质属性。咖啡馆老板生活紧迫,有些贪财,又有些胆小,但他挣的是血汗钱,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家庭,他都是有益的。尽管地位谦卑,但他的确更值得人们尊重。对于这一点,梅格雷在电影结尾处的陈述铿锵有力,发人深省,是影片点睛之笔,道出了电影的思想内涵。

  不过,影片中最悲剧的还不是凶手,而是被物欲侵蚀的女人们。捷克孕妇是罪犯之一,为了获得钱和毒品,沦为了三个男人的性奴和帮凶。

  被警察抓获后,她不但不招认罪行,还设法维护同伴,可讽刺的是被他保护的男人们却在设法除掉她;

  艳舞女郎是皮草男的女友,被他赠送的大衣和首饰迷惑后,她决定辞去夜总会的工作,与他远走高飞。她傲慢地对梅格雷说:“我今天带的珠宝,穿的大衣,价值比你一年赚的钱还多。”

  然而梅格雷告诉她真相后,她无比伤心,并且本能地拒绝接受现实,那模样即可悲又可怜。最后她不得不脱下衣服,摘掉首饰,被现实打回原形。

  电影也好,现实也罢,我们总能看见有些女人对金钱有着异常的渴望,这让她们变得冷漠无情,甚至尖酸刻薄。但要看到,她们的确是戕害他人感情的罪犯,可与此同时,她们又是被物欲社会玷污的受害者。

  大概是限于时长的原因,影片未能对罪犯进行细致入微地刻画,反面人物的形象流于模式。皮草男因为对金钱、地位和女人的占有欲变成丧心病狂的杀人犯,但对于他怎么变成杀人犯,拥有怎样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人性的探讨电影都未涉及。这是很可惜的。倘若能在案情推理之余进一步思考犯罪的深层原因,那影片的格局无疑会再上一个层次。

  不过,电影塑造的梅格雷这一正面人物形象完成度很高,并且处处闪烁着人文关怀的光辉。这主要归功于罗温·艾金森的高超演技。他深知喜剧电影和犯罪电影的巨大区别,抛弃了夸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改用眼神的传递和语气的拿捏来传达情感。这种内敛的表演方式让他饰演的梅格雷沉稳而有内涵,具有一种独特的人文气质。

  身为警察的梅格雷早已对各种凶杀案件习以为常,对各类罪犯也是熟若掌纹,但难得的是,他一直保持一颗关怀之心,即使对待重犯,也会给予最起码的尊重。女罪犯生完孩子无人问津,梅格雷让护士把即将扔掉的花送去她的病房;

  他将女罪犯的孩子托付给咖啡馆老板娘,婴儿有了归宿,咖啡馆夫妻的心愿也得以满足。这种看似不经意的人性关怀让电影在冰冷的案情推理中又多出一份脉脉温情。

  我们不禁反思,现实生活是怎样的呢?警察漠视罪犯的人性,医生漠视病人的痛苦,学校漠视学生的未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家只想着怎么赚更多的钱,选择性地忽视了人性之美。当然,上述情况并非绝对,但的确常见。社会性的冷漠造成社会性的信仰缺失和诚信缺失,让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变得冰冷而毫无生气。对于梅格雷的人格魅力,常人只能望其项背,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无法赶超。当我们的智慧和格局达到一定境界后,一样可以荣辱不惊。为此,我们要做的只有三件事:阅历、阅读和反省。阅历可以拓宽视野的广度,阅读可以挖掘视野的深度,而反省则能将习得的智慧内化为自身的气质和格局。

  总之,罗温·艾金森在本作中的表现可圈可点,尽管深受口吃和抑郁症的困扰,但他的努力观众有目共睹,这份毅力和坚持让他“世界知名演员”的头衔实至名归。《梅格雷的亡者》作为系列的第二部电影,叙事干练老辣,主题定位明确,思想发人深省,虽然囿于篇幅限制无法对犯罪进行深刻探讨,有些遗憾,但瑕不掩瑜,本片依然是一部值得推荐的好电影。